客服电话:400-099-2065

旅游产品分类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出游宝典 > 新疆旅游游记

桃源望处是北疆

新疆旅行网  时间:03-19  来源:  作者:  浏览

  桃源望处是北疆

  题记

  尚未洗去一身的疲惫,我就迫不及待的想坐下来写作,唯恐漏掉任何一丝记忆中的美丽。北疆,那难以描述的广博和美丽,我不自信可以全部清晰的记忆,照片也罢,真的能承载所见到的一切吗?大漠孤烟,草原沃野,雪山金叶,暮霭斜阳,村晓晨曦,碧波微澜,戈壁胡杨,点点滴滴皆入画卷。我无法用惊心动魄来形容这里的美丽,连绵的景致和精彩反而会让你的心越来越静。安静的融入吧,因为这里就是桃源。

  ―― 2006/10/7 ~ 2006/10/17

  第一天:9/23(上海-乌鲁木齐)

  早就想去新疆一游,此愿由来已久,然而烦杂事扰,终难成行。今年换了工作,松了一些,于是欣然前往。为了包车方便,我们上海的五个人又从网上认识了三个网友,同去同去,于是一同去,分成两辆车。行程前面是我在弄,后面因为工作忙,施华和amy就全权代替了,听说广州的几个人是很负责和内行的,也就很快定了下来。

  仿佛还是八月初拿票的光景,忽然就到了9/23这出发的日子。

  我和施华是下午两点十五的飞机,南航。硕硕,amy和fanny是下午两点的飞机,上航。大家在机场匆匆见了见,fanny我也是第一次认识,然后各自上飞机,约好乌鲁木齐机场见。各自拖着沉重的包,满怀着喜悦和憧憬。然而迎接我们的首先是晚点起飞。

  两架飞机都晚点了,到的时间倒是差不多。我们定的丰田4500车没有如约到来。五个人只好各自到了各自的宾馆。施华定的是东方王朝酒店,amy定的是华美达酒店。大家在华美达的一楼集中时,已经快晚上九点半了,天还是亮的,温度稍微有些低。一边在签合同,一边广州的三个人也进来了。分别是精干诚实的阿富,独立大方的水灵,活泼可爱的闪闪。连同我们一共八人,五女三男。

  万事结束,唯有饥肠待饱。于是我们出发,目标直向著名的五一星光夜市。我完全震惊于水果的便宜和味道的甜美了,还有那满街飘散的烤羊的味道。

  唯记得最后的印象:酣畅!

  第二天:9/24(乌鲁木齐-可可托海)

  在路边吃过了包子,我们衬着清晨的阳光出发。fanny和阿富,水灵,闪闪四人一车。高速两旁隐约可见的雪山,逐渐变宽的平原,让大家的心情变得轻松而愉快。这样的景色,只怕连开胃都算不上吧!于是充满了期待。

  火烧山侧的戈壁上,散布着野马和牧羊。一条笔直的路向着远方伸展,在一片黄土红山中慢慢的变细变淡,真不知道这条路的尽头会是怎样的美丽。白云低低的躺在蓝色的天上,没有一丝的风,一望无际的戈壁上只有我们几个在搔首弄姿。施华取出了她的大炮筒,开始了自己的伪专业摄影。我和amy,闪闪,fanny挥舞着自己的小快灵,在硕硕羡慕的眼神中自由的咔嚓着。远处则是水灵和阿富的天下,没办法,他们俩走的总是快些。硕硕一脸的茫然:区区几十分钟dvd的容量,dv到底拍不拍呢?

  中午在新疆一般是下午两点以后,然而我的肚子时差还没有倒过来,所以他很早就罢工了,好容易熬到了米泉。终于可以吃饭了,大家雀跃。

  千呼万唤的,我们的大盘鸡终于上来了,十个人,两盘就够了,实在是上海人难以想象的量。五十元一盘的价格阿富说这是贵了,很多地方是三十元两盘。我实在不敢相信,即便以我们四川的便宜,这个价格似乎也太低了。然而后来的事实让我明白:阿富是个读书人。秀才不出门,能知天下事。他是对的。

  给车加油的时候我又发现,这里的汽油论公斤加。而且很便宜。想想也正常,毕竟靠近油田这么近。加油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个好地方,起码这里的厕所会干净一些。才开出来没多久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:今后上厕所会成为我们的一个大问题。这可不像稻城,虽然一样的山高路远,可那里有灌木和岩石,随便的一蹲,那就是天地之间的美景作坑,自然而惬意,也不担心有人能看见。可这里,好家伙,真的是一望无际的戈壁和草原,连个遮挡的都没有。连我这么胆大的也颇为踌躇,不敢行这惊天下的壮举。所以唯有悄悄的,大家戒急用忍。忍的硕硕最后成了忍者神龟,被我们亲切的称为:“中华鳖精”。

  这点上我还是很佩服各地的司机们的,基本上稻城的老黄,这次的两位师傅都是的,几乎从来不见上厕所。相比之下,硕硕最多也就是小鳖精。

  可可托海是个比较新的地方,连我们的朱老司机都不知道详细的路线。然而天道酬勤,当车转过一个山角,眼前的景色让我们觉得这一天算是值了:

  一汪蓝蓝的湖水出现在了眼前,微微的风吹起了无数的涟漪。令人称奇的是,水中无数的芦苇生长其间,密密丛丛的,形成一个个的小岛。湖面上金光在荡漾,还有那芦苇的倒影。水蓝的让人兴奋,也让一群鸭子兴奋的游了起来,悠然的,缓缓的在水间穿过,只有划破的水面上泛起的波纹在阳光下起伏。远山倒是光秃秃的无甚情趣。我们却也不介意了,追逐在林间草丛中,争着拍摄这荒原中的绝色。

  岸有马嘶,湖有舟行。好一个和谐的社会。好一个社会主义的新农村!这里应该没有罪恶了吧,忽然一个蒙面的女子从林间转了出来,整个人遮的严严实实,把那位可爱的哈萨克小姑娘吓了一跳。却是水灵踩着fanny和闪闪辛苦弄出的影像而来。

  此间乐,不思归。直到夕阳西下,寒意袭来,我们才下了船。

  一声唉乃天地隐,此间无奈归去来。

  阿富顶着无边的黑暗,在外面找好了饭店。能在这么偏僻的地方找到钟山宾馆这样的条件,我已经觉得不错了。但是宾馆承诺的热水却小的以滴论,我终于本着水滴石穿的精神,还是洗了个全身。那叫一个‘冷’。

  第三天:9/25(神钟山-布尔津-禾木)

  在中国只有一条流入北冰洋的河:额尔齐斯河。她蜿蜒的流淌在车行的旁边,清澈而浅静。清晨的阳光,穿过河畔胡杨纷乱的枝叶撒在河面上,她是美丽的。只是我们感受到的美丽是一种颠簸的美丽。高低起伏的路面,路上接连不断的石头和水道,让大家直呼我们的越野车值!当然我完全没有料到还有日后更大的磨难。

  停停走走,拍拍照照。我开始觉得自己的相机无法记录这满眼的色彩了。车还没有到终点就不能走了。我们也不在意,说好10:50集合,大家各自在林间寻觅。我和硕硕早就憋的不行了,飞一样的冲过密林,来到河边解决。真是壮举啊,直入北冰洋,想想都很神气。我和硕硕不禁仰天长啸,壮怀激烈。

  黄色的胡杨叶子在秋天很漂亮。地上铺满了黄色的落叶,真有种《英雄》中张曼玉和章子仪打斗那一幕的样子:一样的满地黄叶,一样的满树黄叶。被河水冲刷的近乎园形的鹅卵石,冷的刺骨的河水,山坡上吃草的马儿,头顶飞旋的鸟儿,我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全部拍入方寸的照片间了。更何况飞纵树间的松鼠,让我无从摄起。

  只有耿直的师傅对此无动于衷,嘿嘿的往车上搬了几块石头。

  中午又到了昨天阿富摸黑去的地方吃。那个入厕的地方真是:不长憋一口气,进去会死人的。

  开始奔向心中的理想之地:禾木。

  布尔津是必经的地方。在加油的时候。闪闪买了些小甜瓜。事实证明实在太好吃了。我后来在各地遍寻不到,追悔莫及。一路前行,天色逐渐开始变黑。手机已经完全没有了信号。师傅开始告诉我们这一段的景色的如何的美丽。我们只好靠幻想了。

  寒意渐浓,细细的小雨也下了起来。静谧的山里不见什么来往的车。事实上没有更好,避车实在是件痛苦的事情,尤其在这么窄的路上。阿富的对讲机发挥了莫大的作用,两辆车前后穿行在密林间,只有对讲机相互联系。真有种“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”的意境。想着和车里的几个人交谈。施华早就睡着了,amy的头歪在硕硕肩上,硕硕的手机则又掉到了地上,也不知是第几次。

  隐隐约约的灯光,忽然就到了眼前。世外桃源也不过如此吧?重山中的灯光说不出的温暖。找好了小木屋,却吃了一顿超级贵的晚饭:180元的蛋炒饭。我和水灵阿富无奈的摇头。

  马帮的人来了,商量明天上山的事情。隐约的耳语声渐渐的在我的睡意中小了下来,终于沉寂在这样的夜里。了了一日又尽。

  第四天:9/26(禾木-黑湖)

  早上九点我和施华准备去叫大家起床的时候,迎面碰上了amy,连她都从外面散布回来了,更不论其他人。施施然吃过方便面,终于远足的阿富和水灵等回来了,听说看到了金顶。艳羡不止。

  马来了,大家出发。久违的马上的经历。薄薄的雾从清冷的河面飘起,趁着哗哗的流水声,人群的嘻笑声,让我们说不出的精神抖擞。施华一身白色的羽绒服,我一身鲜红;骑在马上到也神采奕奕。闪闪和硕硕名字倒是一对,也是这两人笑的最欢。大家歪歪斜斜的越过小桥,两天的马上旅程正式开始。

  错落云山就在了眼前,我一抬眼,立刻震惊了。皑皑的雪山出现在了眼前,丝带般的云雾环绕在山间,缕缕袅袅,微薄的光透出来,云和山都半明半暗,风吹起云雾,就在我们的眼前变换着。云下是丛丛黄色的白杨,树下是一片黄黄的草原。远远的感受着扑面的风,我对着上面平台上的众人兴奋的叫了起来。他们却痴痴的望着下面,没有人理睬我的震撼。

  或有风景胜此间?

  当我登上平台,极目我身后来路的景色时,我有限的想象已经停滞了,只有喃喃的呓语;我无法片刻闭上我的眼睛,因为这是我永生难忘的时刻;我无意识的挥动自己的相机,取景已经成为了一种多余,而象素则成为了可笑的数字。

  一片沉静在晨雾中的小木屋霍然出现在了山下,氤氲万千的云漂浮在村庄上,阳光斜斜的照过来,漫射开来,仿佛整个的村子都笼罩在了一片佛国金光中,云气如幻梦般的纤细和轻柔,纱般的掠过上空。村子中散落着的漂亮木屋,屋前屋后的马圈和棚架,古朴而安详,如同经历了千年的老人,还在梦中沉睡。来时经过的河静静的在村旁穿过,弯弯的,清蓝蓝的,波光隐约的反射出来,再被云气微微阻隔,美的都有些不真实了。河前河畔,山间云后都是长满黄叶的树,白色的云雾穿行其间,或隐或现。山和树,她柔情似水的揽着自己脚下的睡客,她带着露水迎着阳光梳妆,她挽着白色的纱巾在望着对面的雪山,她的纱巾徐徐飘荡,她慢慢的清晰了起来,我看到了,禾木绝美的容颜。

  论山,稻城三神山是无伦的,庄严挺拔,神圣多彩;论水,九寨是无匹的,清莹澈底,碧蓝无暇。但是这年代,早就是综合实力的时代了,雪山峻峭,碧水清凉,满目金黄,再加上不世出的村落和云雾,禾木是难以匹敌的绝色。

  我只想放声高歌,舒解我喜悦的情怀;或者亲吻这土地,诚心拜谢伟大的上苍。不辞我千里跋涉,终得证菩提正果。

  此间谋杀无数人士的内存。更看到几位专业人士兴奋的语无伦次,和一位伪专业人士矫健的身影。

  我躺在泛黄的草丛中,和硕硕,闪闪,fanny随意的聊着天,阿富和水灵去联系马帮的lulu了,施华和amy出没在齐人高的稻穗丛中,一红一白的衣服飘飘荡荡的,向着铁丝网外的无垠天地前进。这片刻,是我们等待马儿逃票的美好时光。

  天堂和地狱只有一步之遥。这句话我们立刻就感受到了。为了逃票,八个人气喘吁吁的迂回在山间草丛中,一阵的急行和层出的荆棘让众人叫苦不迭。不过看着施华包上伪装用的三根狗尾巴草,还是止不住的想笑。所谓掩耳盗铃,斯是也!amy终于倒下了,不过是倒在了马背上。硕硕由此承受了诸多女士的指责。紧接着伟大的施华也倒下了,也是马背。终于爬到了山脊,我们都倒在了马背上。于是再次出发。此时中午十二点。

  山势蜿蜒,树影婆娑。随着马道的前行,美丽的景色再次重回大家的眼帘。雪峰夹在两旁,我们在狭窄而陡峭的山崖上行走,随着颠簸的加剧,一部人间喜剧开始发生。

  fanny的马很快有了名字叫“旋风”;水灵的马我也起了个名叫“炭头”。我的马名字几经攀比和筛选,最终成为“爱因斯坦”。无他,聪明也。坦白的讲,“爱因斯坦”是只马痞,欺行霸市。一到路口就抢道,挤的水灵几次差点掉下马。同时还咬过amy和硕硕的马,吓得amy见了它就紧张,硕硕更是立刻调转马头。就连我这个主人,也是被他折腾够了,先是一个高难度的树底穿越,它是过去了,我被树枝挂的差点下来。然后什么跳跃,匍匐,弄得我非常羡慕施华和阿富的乖乖马。amy的马太过于特立独行,那里危险那里去,把她弄的快哭了,噘着嘴,高高的。我们为此特意赞美她的马道:“美特斯邦马,不走寻常路。”fanny和闪闪不停的和马在联络感情,哄什么似的。lulu坏坏的在马后吹着口哨,吓得马不时的发力奔跑,我们促不及防,尖叫着奔了出去。说不出的快活和难受。只余下lulu大笑不止。终于过了骑马的瘾了,不过屁股也真疼。

  时光就在我们chuichui的喝马声中流逝,山势变幻,山光流转,我们小心翼翼的,这么崎岖的路到也没有出事。施华屁股磨破了,而我,背后沉沉的背包压的腰逐渐的弯了下去。再美的景色也没有心思欣赏了,长路漫漫,何处到头?

  雪山慢慢的进入了视线,慢慢的更出现在了脚下。斜阳下,我们终于来到了高寒的雪山。大家将防寒的衣服都加了上去,催着马,无精打采的继续向前,再向前。肚子已经饿了,但是还看不到梦中温暖的毡房帐篷。

  在无奈的离开了两个挤满了人的帐篷后,天色已经非常晚了,星光和月亮在这一刻别样的美丽。终于在小黑湖边,我们即将乏力的时候,我们找到了驻地。此屋虽小,甚合我心。淡淡的羊味,细细的炉火,让围坐在一起的我们倍觉温暖。蓬内原本有两个人,女的也是上海人,倒是先睡了。我们英勇的阿富拿出汽炉,准备下面吃。施华,闪闪,硕硕, fanny已经缩在了简易的毡毯上,我犹豫着是否上去帮忙做饭时,amy出手了。看了看她出手的风格,我立刻也缩到了毯子上。世有强者,我何为哉?于是她和水灵手起刀落,白菜和黄瓜就好了。

  吃的是面和薯粉,面未必尽熟,粉却是畅销,配合着滚滚的汤,连施华都连声说饱,那是相当的成就了。

  睡,如何睡?

  难,非常难。

  大家依次倒下,鱼贯进入睡袋。施华在最角上,向外依次是我,闪闪,fanny,硕硕,amy,两个先来的人,水灵,阿富。没有睡袋的人依次为我,fanny,硕硕。

  夜逐渐深了,小小的毡房里寂无声息。都睡着了吗?满天闪烁的繁星下,皑皑的白雪中一座小小的帐篷。吡嘙的火光中,十个安然的木乃伊正在做着各自的梦。

  第五天:9/27(黑湖-喀纳斯)

  终于起床了。

  施华睡的太冷;我无法伸直腿,蜷了一夜;硕硕脑后漏风;fanny被迫早起。大概只有amy比较舒服,因为就她在微笑:她居然睡得发热,简直令人发指!

  水灵和阿富去看日出金山了,我稍微晚些,和fanny到山头,也见识了日出的美丽。踏雪,在这样的早晨。

  正在帐篷口说话,忽然有人拍我,一回头,嗯?揉眼。

  没错,居然是彭勇,研究生同学,同在上海久未见,相逢此刻在山间。缘分啊!拍照。

  匆匆吃了方便面,水灵煮了咖啡给我们,风味独特之极,真真别样人生。

  再次上路发生了几件事:

  首先是我和施华换了马。她的屁股实在无法再忍受座下马的突兀,我也早就看不惯偷奸耍滑的“爱因斯坦”了,于是一拍即合。骑着她的马,真是威风。这叫马好,人品就好。精神倍儿棒,吃嘛儿嘛儿香!施华也舒服了很多。好!

  其次是amy终于被她的马折磨的哭了,于是很解气的让马夫开始牵着走了。

  再次就是我们开始不时的下马步行。没办法:屁股不疼,我所欲也!腿不疼,亦所欲也!二者不可得兼。英雄儿女草原行,说说笑笑就不停。无限风光次第里,不及禾木雪后晴。

  最后是水灵的马将她放倒。徐徐的,却是在悬崖上,思之悚然。于是大家都下了马。连绵的山地草原,蜿蜒的河流,走起来也不觉得很辛苦,何况很快就到了喀纳斯。

  翻过了山,远远就望见了一泓蔚蓝的湖水。隐在群山之间,弯弯曲曲的湖面,远望如同宝石般的美丽。这便是闻名的喀纳斯了!回望千山,好一段禾木到喀纳斯!

  阿富觉得喀纳斯不如禾木,他略有失望。同感者甚多,我想或许现在不是她最美的姿态吧!不管了,大家住下,然后去游湖。

  喀纳斯湖应该很大,可惜我看不到边。远望的一汪纯蓝,走近了才知道只是因为湖水太清澈,天太蓝的缘故。近了反到不觉震撼。巍巍的雪山略微有些化了,不够庄严,却够入画,他矗立在镜头的最远端。茂密的黄叶绿叶是第二个层次,我满怀希望的将喀纳斯想纳入我的镜头,然而却无法得到尽美的答案。或许许多的美丽是只可远观,不可亵玩的吧!留恋的望了望湖面飞翔的鸟儿,真美,这斜阳下的宁静。

  几个人步行绕着湖边的溪水向回走。

  缘溪行,忽逢白杨林,落英缤纷,杂花生树,夹岸数百步,忘路之远近。水声潺潺,净无流杂。或曰:“几可直视其底也”!路有孤松,方绕过,霍然开朗:水天空阔,一渔人悠然水间,细浪翻波,独享安详。桃源忽现,诸公愕然。

  最后的一丝阳光也消失在了水面。我们开始到哈萨克人家中晚餐。这里的小孩子都不懂中文了。吃的也一般,但是价格已经相当市场化了。我终于知道了一点是:风干的羊肉更好吃,因为入味!可是羊肉肥的地方实在太油,终归没人敢越雷池稍作尝试。白花花的,好不吓人。白饭倒是可口。

  饭后我和硕硕终于溜了出来吃羊肉串。不料咸的吓人,我俩高叫着陈佩斯式的新疆普通话“太咸了”,一边手舞足蹈。这种说话方式很快风行,却是始料未及。

  再次遇到同帐篷的上海女子,她崴了脚,一瘸一拐的。其他一夕无话。

  第六天:9/28(喀纳斯-贾登峪-五彩滩-布尔津)

  昨天水灵说早上的月亮湾有神雾,异常美丽。我留了心,不到六点,我就醒来了。我挨个劝大家去看日出,以施华为代表的懒惰实力坚决反对,以硕硕为代表的骑墙派一直摇摆。幸好我说服了amy,于是他马上屈服。

  三个人骑在摩托车上,迎面的风有些刺骨。这才后悔没有弄辆车。

  月亮湾上已经等候了一些专业的摄影家,据说他们已经等了好几天了,今天他们又要失望了,因为蓝蓝的月亮湾静谧的躺在脚下,却没有一丝的雾气。我们随后去了神仙湾,那里的雾气没有让我们失望。

  湖面不大,清晨,一切都还在沉睡中。水面升腾起纱般的雾气,弥散在半空,或浓或淡,亦舒亦卷。微微的风吹起,如掠如飘,如梦如幻。山的倒影在水中透出来,被雾气阻隔,更加的缥缈。白色的雾气蔓延到了山间,细细的一条,横绕穿行在林中,仿佛有灵性一般,倏忽进退,看的我们如痴如醉。

  阳光渐渐出现在了山峦,可惜啊,我们时间不够了,没有见到日照白雾生烟的妙趣。却是也尽兴而归。

  亲爱的巴特尔同志出场了,他的七人小面包要带我们逃票进入伟大的白哈巴。他一口的没问题,狡猾中带有一丝的忐忑。实话说白哈巴的钱也太贵了,大家都不容易不是?

  忐忑终于成为恶梦。白哈巴是边境哨所,因此不是任意出入的,门岗说十一点才能开放。我们上前商量,决定阿富先步行进入。然而不知怎的,检查人员盯上了伟大的巴特尔同志,发现他的车超载,同时非法营运。巴特尔立刻由无所不能的天才司机,变成不知情况,有错必改的好宝宝。他嗫嚅着,恳求着,对着闪亮的国徽。我则需要将阿富叫回来。阿富真快啊,我跑出一里多地,只能看见前面一个蚂蚁大小的人影。不是我嗓门大,还真叫不回来。

  哨所出了辆警车说送我们去,让我们三个人分坐上去,免得超载。咦? 警察这么客气?送我们进白哈巴?弄的我一个劲说谢谢。然而车却径直掉头,任巴特尔口吐莲花,还是回到了出发地。巴特尔人车并入了交管处。他一脸的英勇就义的表情。阿门!愿上帝保佑他。

  时间很紧张了,因为下午必须到贾登峪会合师傅。所以阿富水灵和闪闪不去白哈巴了,改去月亮湾等地。我们五人买票正好一辆面包到白哈巴。一路的风光也是很美,可是我已经审美疲劳了,不再有前些天的激情。这里的特色是村庄与山体的结合,完美的如同画卷。木屋错落,牛羊散布,阳光下相当的和谐。边境哨所是中哈的分界,这就是国家的尽头了吗?我没有丝毫的感觉。风景只是一般。专业的摄影家在某一方面来说就是骗子。七分的景致,弹丸的美丽被他们的滤光镜一拍,大炮筒一拉,立刻无处不美,美不胜收。于是我们就来了,上当谈不上,只是觉得不如禾木远矣!

  但是村口的羊肉串相当诱人,烤红薯和烤玉米也非常好吃,我们吃了个尽兴。到也不虚此行。

  回来又遇到了巴特尔,他无罪释放?满脸的无所谓和轻松,问我们是否需要包车?我和他彼此操着怪异的新疆普通话,立刻拍板,让他送我们去贾登峪。他神气的告诉我们,车子被扣了,无所谓;扣一辆,再来一辆;再扣,再来;车子他多的很。这次我们坐的是桑车和夏利。

  从喀纳斯到贾登峪的风景真好,要是刚到此地,肯定是流连忘返的。现在,我们却只有淡淡的赞美罢了。风景再好,也架不住熟视无睹。巴特尔这次很神气,谈笑间我们出了检票口。逃掉了210元的喀纳斯门票,一群人爽在心头。

  又坐上了师傅的车,一路去五彩滩。新疆人真敬业,居然在高速的路旁,渺无人迹的地方,看见一座山石,上面清晰的宋体写着“航空送票,2221111”。如同在深山中见到快餐店招牌一样的让我们肃然起敬。

  路上看见了一起车祸,我们推演半天,也不知道事情的经过如何,只看见一辆越野车重重的撞在了山体上。等的时间不长,却让我们引以为戒。

  五彩滩我们没有深入,处处都是美景,日落更不需要买票。

  额尔齐斯河远远的折了过来,又蜿蜒的流向了远方。他的身侧是无际的原野,星星点点的羊群,和散落的胡杨。这片古朴而广大的土地,充满了生的气息和希望。千百年来,这条河静静的流淌着,默默的滋润着。斜阳挂在了天边,一团云遮着,微薄的金光透出来,洒在远山上,拖出长长的影子。垂杨的倒影泛在河水的明波中,随着起伏的金光晃动。

  就这样静静的坐着,静静的看着,静静的想着。人生代代无穷已,夕阳年年只相似。千年以前,或有人如我们一般,也站在这个位置上,想象着千年后的故事吗?他或许是额袖宽服,或许是短发萧疏,然而这片土地,默默的注视着人间轮回的土地,却依旧如故。

  太阳缓缓的下去了,天地的光彩也终于消失在了莽莽的草原。去兮去兮,漫途道归!

  终于回到心爱的大城市了,伟大的布尔津就在了眼前。

  网上定好了小白鹿旅店,风评不错。实际上也不错。第一次知道水灵名叫林颖如,老板娘说是这个名字定的房间。不错不错,干净而且环境清幽。我们欢呼一声,出去吃饭。两位师傅自己吃,每人30元。

  夜市上人头攒动,浓郁的味道飘出很远,羊肉和孜然是新疆独有的气质。不过民风已经未见得淳朴,我亲眼目睹了拉客的凶悍和报价的凶狠。当然,快乐的时候,一切都是不妨事的。

  此夜我吃到了相当不错的新疆烤鱼(狗鱼,红鱼等),还有味道好极了的新疆啤酒。羊肉串,烤羊腰那是一个爽。还有红烧羊肉,热腾腾的沙锅,羊杂汤,哈密瓜更是可口之极。只有硕硕在一个劲的喝没营养的可乐。非常的,可乐。

  好像一共一百四十多,我们的出纳是硕硕,会计是水灵,所以我只有个大概的印象。

  第七天:9/29(布尔津-魔鬼城-奎屯)

  小白鹿的早餐是俄罗斯风味的,别致而好吃,fanny并由此迷上了。 取了些钱,买了些方便面,我们再次出发,目标是奎屯。今天一天都在赶路,没办法,新疆太大了。

  魔鬼城照片看起来很美。或许是我们来的不巧,没有很好的天气相伴,也或许是摄影师夸张了实际的景色。总是灰秃秃的,我没有什么感觉。起伏的大土堆而已,虽然说雅丹地貌很神奇,却无奈被吹嘘的过了。

  然而我不甘心白来一趟。我翻拍了别人照的魔鬼城,那才叫漂亮。我得意洋洋的准备作为自己的作品,却被一干以硕硕为首的小人侮蔑为盗版。并从此给我扣了顶很高的帽子,最终也没有翻身。

  中午在一家饭庄里用餐。这里的大盘鸡才是好吃。肉烂鸡香汤红味正,好。周围有许多买石头的商家,这是到了魔鬼城才开始见到的。虽说师傅也讲过石头的美丽,但是魔鬼城周围才正式的当成了生意在作。骗骗小姑娘吧,我是没有兴趣。

  克拉玛依附近全是磕头机,输油的管线到处都是,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工程啊,可是大家都昏昏欲睡,我勉强拍了几张照片,终于也睡去了。

  醒来已经到了奎屯。比较大的一个地方。住在个宾馆,靠近假日酒店的。因为太饱,所以各自出去活动,晚饭也就分开了。

  我和硕硕两家人到爱家超市买了些东西,信步逛了逛瓜果市场,买了些葡萄。天渐渐的黑了。在假日酒店里吃了些素菜。倒是正好在别人结婚的礼堂边上用餐,一边吃一边欣赏新疆人的婚宴,倒是挺好。

  阿富买了些哈密瓜,才一块钱一公斤,咋舌的便宜。而且非常好吃。

  第八天:9/30(奎屯-赛里木湖-伊宁)

  在我们的行程中,禾木喀纳斯算是第一个大的景点,赛里木湖果子构是第二个景点。原定是在湖边住一晚,好好欣赏湖畔风光。

  下午三点多到了赛里木湖。我的第一感觉是真大!车子绕着湖开了很久,还是一部分而已。围在山峦间的赛里木,远远望去也就是一个比较大的湖而已,湖上也没有什么岛,我倒是有些诧异他为何如此的有名了。

  车行渐近,终于我们来到了一个蒙古包前。到处都冷冷清清的,昭示着赛里木旅游接待点的不景气。我们放下包,准备吃午饭。这次是汤面,加上几个菜。师傅要了几个曩。我们终于没有买店主推荐的湖鱼。主要是太贵,这么冷清的地方,我们就如同待宰的羔羊了。住的地方倒是不贵,一个帐篷,住十个人的话一共50元。

  大家各自行动。我们都觉得该去爬爬山。活动一下,看个全景,暖和一些了再去湖边游玩。阳光还在高高的天上,时间还很多。几个人分成四组向上爬。一条黑狗蹒跚着围绕在大家的周围,不知道它要做什么,最终阿富和水灵带它到山林深处去抓老鼠了。山坡上的风非常大,我被迫拉起了帽子。青绿的湖水在山上看起来小了一些,却依旧包了个很大的圈。远处的雪山迷迷蒙蒙的,没有阳光的照耀。近处的沙滩上倒是光线充足,湖水被分成了明暗的两块。波光鳞鳞的地方很刺眼,我还是喜欢带些柔媚的水波。

  很快我们就想下山去到水边。硕硕下山真是磨蹭,或许是太小心的关系,他用了半个多小时,才走完了我们七八分钟的路程。

  湖水近了才发现很美。难以想象的清澈,让我发自内心的觉得澄净。光线投进水中,亮亮的,闪闪的,荡漾着,晃动着。如同一团透明的果冻在眼前。湖水清的见底,fanny忍不住掬了一捧,笑着说很凉。我也忍不住一试,果然。牧人说这个湖是淡淡的有咸味的。他骑在黑黑的骏马上,挺威风。我们最终都没有能挡住诱惑,人人都上了马,或立或侧,摆尽了英雄架势,颇为照了几张。神俊的马儿在水中浅走,一望无际的澄波,风吹过来,闻到些湿湿的水汽。真的飘飘欲仙了。闪闪和fanny,amy 更是玩的有些疯了,跳着笑着叫着。

  忽的想起了研究生时的一首词,其中这么的几句:“玉鉴琼田三万顷,著我扁舟一叶。素月分辉,明河共影,表里俱澄澈。怡然心会,妙处难与君说。”倒是有些此时的感觉了,赛里木如何的美丽呢?还真的是妙处难与君说。更何况太阳渐西,寒意袭来的时候,仿佛就是词的后半阕的写照了:“短发萧骚襟袖冷,稳泛沧溟空阔。”当此际,若独上弦舟,扣舷独啸,伴那千山皓月,真的是不知今夕何夕了吧!

  笑看着施华缩进了车里,闪闪和fanny在湖边嬉戏。远处的硕硕逐渐走了过来。心旷神怡啊!我笑着,他们的师傅走了过来,商量是否今天赶赶路,就不在这里住了。因为后面的独库公路是否通车还不知道,最好提前赶赶。反正今天时间还有多。

  略略商量了几句,大家还是同意了。硕硕用对讲机将深山中的两位神仙唤了回来。我将在水边发疯的三个痴儿也叫了过来。拿了包,一声对不起,继续上了征途。

  果子沟其实还是有些看头的,这次就无法仔细了。我们一路到了伊犁地区的伊宁。伊犁不愧赛上江南,树和田野的绿色明显多了很多。我们住在了尚在试营业的假日酒店。挺好,就是没有电梯。

  晚饭吃的太爽了。据说羊肉串发源于此,难怪只要五毛钱一串。我和硕硕各吃了十串左右。格瓦斯酒有些象米酒,却非常好喝,大家争着来,更是有味道。酒肉穿肠,我至今犹在回味那一顿的味道。天啊!伊宁真是个好地方。

  宾馆八十元一天。

  第九天:10/1(伊宁-那拉提-巴音布鲁克)

  早上的伊犁河异常的美丽。宽阔的河面上,堆堆叠叠的沙岛。初升的太阳一味的温柔,略白的光圈撒下满天的光芒,一条宽广的光带在水中扭动着,星星点点的金光在光带的旁边起伏,沙岛的明暗里,河水的涟漪中,无数生命的颜色和金光在扰乱着我的眼睛。远处一座长桥,河畔树行绿杨。被早晨清凉的风一吹,洗去一身的慵懒。

  然而才没走多少公里,车蜿蜿蜒蜒的顺着伊犁河,来到了一处水缓的河滩。师傅很有眼力的停了下来。我们如飞一般冲了下来。又是一个入画的造物神工啊!

  如何形容这里的风景呢?我已经快没有词汇了。只有如同大家一样,扭捏着各种姿势,极力想增加一些肢体的美丽,以配合着无伦的色彩和天地。然而从实际的拍摄效果看,我属于煞风景的多余。修长的沙滩缓缓的伸进了水中,沙上却不是光秃秃的,长了不少的草和树,沙滩也是一层层的,自身就充满了美感。河流在这里绕了一个大弯角,因此缓了下来。水面也骤然宽阔。河的对面依旧是新疆特有的广袤的草原和山峦。水是蓝的,泛着光;树是绿的,杂着金黄;沙滩是灰褐的;云是洁白无暇的;草原是褐黄的;牛羊是黑白黄杂的;高高低低的草和树,层层叠叠的沙和林,起起伏伏的牛和羊;嘻嘻哈哈的我和他。

  有人在卖河里的鱼,十足的野味了。阿富买了几斤,忘记多少钱了,总是难得的东西。连师傅都称赞这玩意儿不错,再过几年恐怕就绝迹了。我深以为然。中午吃的时候特意多吃了几条。

  那拉提吃过午饭就到了。终于还是没有办法便宜的进去,也只有算了。八十元一个人,后来觉得还算值得。那拉提是个草原。一进去就感觉这里的草比前面见到的好很多,厚实而且茂盛。一片的黄色绕着山坡和平原展开。这才有些古人的描写嘛!新疆的牛羊是老大,那里碰上都得让他们。肥肥的羊儿扭着超级的肥屁股晃晃的走过去,蔚为壮观。我们租了辆双人自行车,两辆单人的,准备在这样的天空下,这样的草原上徜徉。阿富和水灵还是老规矩,远足。amy很快就不想骑了。最终的结果是施华和闪闪骑单车,我吭哧吭哧的骑着双人车,和路上的牛儿抢道。

  飞驰了一会儿,本来三个人还准备比赛速度的,然而大家终于都赖皮了。懒洋洋的倚在草边石上,悠闲的看着蓝天。大家惬意的说着话,这样的生活,真是喜欢啊。

  然而这里的牛羊都这么过的。结论让我很沮丧。

  草原看天,尤其的蓝。有鹰在天上盘旋,远远的,越发衬的草原辽阔。我们还看见了一位养鹰的老人家,右手穿着厚皮的护手套。手上站着的鹰嘴如利刃,爪如钢钩,还算雄伟。然而鹰眼如电却没有看见,因为它戴着眼罩。问了一下才知道是防止鹰飞走。戴上了眼罩它就无法知道高度,不敢飞了。这么一说我才恍然自己曾经在什么地方读到过这个方法的。

  舒马赫在中国站不可思议的赢了。他们的司机师傅告诉我的,让我不可思议,25秒的差距啊。中午吃饭的时候还第四的,利害。我和阿富相视一笑。

  开始开车去巴音布鲁克。高山草原和那拉提却是不一样。比那拉提更加的壮观和辽阔。沿着绵延的山很远都是。有幸在路上看到了荒原的落日。虽然有云,但是掩不住的鲜红,尤其最后夕阳到了云霞下方时,反衬出夺目的血红,照得那片天色彩缤纷。一片的红霞红芒,染的云边都美轮美奂。荒原上的雪,映衬出别样的苍茫。

  我们的相机几乎不够用了,这片无法捕捉的灵动和光彩。

  我忽然感冒了,整个人都很虚脱。裹在车上简直不想动。住店的时候久未能绝,却是出了些小的异议。硕硕和水灵最终达成了协议。我恍惚的下了车。晚饭就在店里吃的,还可以。只是豆腐似乎有些味道。阿富建议换了。一日的记忆就在百服宁的药力中昏昏断去。

  第十天:10/2(巴音布鲁克-库尔勒)

  阿富忽然肚子疼,好像肠胃的毛病,脸色很不好。我的感冒倒是稍好了。吃早饭的时候听说独库公路不让走了。也就是说今天要改变行程。最后的决议是到库尔勒。阿富希望能顶住。

  早上的巴音布鲁克越发的美丽了。天鹅湖因为时间的关系无法看到了。但是沿途的风光让人迷醉。主要是雪山很美,很小的一座一座山头连绵起伏,山下的草原如同那拉提那样的厚实,马儿三五成群的在吃着草。浅浅蓝蓝的河水,中间荡漾着水草,还有山的倒影。一切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下,如同世外的仙境。这才是我梦中的草原,这才是我梦中的新疆啊。我在咳嗽声中奋力的赞美了几句。然后又开始流鼻涕了。倒下!

  然而我们万万没有想到今天的路是如此的崎岖。尤其是阿富。一路的坑,一路的石头,一路的泥泞和水沟。一路的颠簸,一路的风尘。让我们难过的想吐。路上见到了一些小轿在沟前惆怅,在坎前发呆。真不知道他们如何前进。

  阿富惨了,中途我们的车胎扎破了,停下来大家修整。他终于可以稍微好受些。fanny下车的时候简直成了个土人。灰大的可怕。师傅一边修,我们一边准备煮水吃面。此处山石丛立,灰尘很多,但是顾不上了。水灵取锅,amy打水,我们拆面放料。倒是很快。全部的方便面正好够,如果算上不吃的施华的话。这一顿别有风味,大家吃的都很香。

  颠簸了整整的一天,在灰尘中穿行了整整的一天,终于到了库尔勒:这第二大的城市。

  首先是洗车。然后找地方住。水灵和硕硕还在找的时候,我还蹲在地上难过的时候,阿富顶不住了。他在闪闪的陪护下去了州医院。

  到了房间才觉得味道太大。我和硕硕两家人换了驻地。然后前往医院看阿富。

  不料这里的医院环境不错。阿富躺在床上,打着点滴。或许回去以后这样的经历会增加他的记忆,但是眼前此刻,他是虚弱的。大家说了会话,大概到了晚上十一点多,水灵留下,大家回去了。

  据说阿富晚上一点多才回去睡的觉。

  第十一天:10/3(库尔勒-轮台-库尔勒/库车)

  阿富好了,精神抖擞,佩服。我还是一样的流鼻涕。

  按照计划,今天大家一起到轮台看胡杨,然后分手。因为阿富水灵和闪闪比我们多一天的旅途,他们直接从轮台到库车;我们从轮台返回库尔勒。分手在即,颇有依依。

  到轮台开了半天。中午大家一起吃饭。标准的大盘鸡大盘鱼,几个炒菜。吃的不是味道,却是心情。十来天一起的忽然要分开了,都是有些别样情怀的。水灵阿富和闪闪将地址和mail给了硕硕。给闪闪介绍朋友的事情忽然就落到了硕硕的身上。

  很快到了轮台沙漠公路的入口。此地一为别,经年未可逢。于是八个人疯狂的照相。fanny和闪闪更是拥别。记忆中很多次出现这样的故事了:曾经离得很近的两颗星,一旦过了交点,只会越来越远,或许永不再逢。然而谁又知道呢?或许这短短的时间,也许就是改变你一生的时刻。

  现在的科技足够让我们不会抹煞记忆。那些生动而鲜活的故事,可以让我们时常温起,有这么一段千回百转的经历,一片纯蓝雪白的天,一群真情至性的朋友。

  一片黄叶轻轻的落了下来,飘舞着,随风而逝。

  下午15:20

  我们继续出发,挤了五个人,稍微胖些的amy独坐前面。我们四个瘦子错落有致的坐在后排。

  稻城的胡杨很美,新疆的胡杨也很美。然而我固执的认为,胡杨就应该长在沙漠中的。不在意有多么的曼妙和美丽,胡杨应该是有力的,坚强的。这里的胡杨没有让我失望。无数的胡杨已经没有了叶片,他浑身只剩下了虬枝和根。他昂然向天,有力的矗立着。如同活着的化石。荒漠中生机也无,苍凉的寂静。油然让我崇敬胡杨的力量。

  塔里木河静静的流淌着,在一片的胡杨林中。极目周围已经都是白沙了。这就是新疆的美丽,可以有禾木的飘逸如仙,可以有赛里木的博大如海,可以有五彩滩的绚丽如霞,可以有那拉提的宽广如织,也可以如这里的荒凉如墓。

  车终于走上了返回库尔勒的路。沉沉的倦意和感冒让我又睡去了。黑夜里,库尔勒那闪烁的灯火别样的让我觉得温暖。

  晚上大家在夜市广场上尽情的吃着烤鱼和烤肉。这里的五道黑相当好吃,施华吃的肚子都撑了。羊肉串却比不上伊宁。

  库尔勒的香梨天下闻名,我们禁不住一家买了一箱,在路上。

  第十二天:10/4(库尔勒-吐鲁番)

  吐鲁番是很有名的,按照我们本来的行程,凡是有名的都是不去的,比如天池。但是因为行程的修改,大家最后决定还是到那里去绕一下。归程漫漫,找个好走的看看。

  吐鲁番已经是零海拔以下了。看着师傅车上的海拔仪一路向下,终于过了零点,我们都叫了起来:没有什么不同嘛!

  路旁很多的晾晒葡萄干的地方,一座四面通风的土房子。扑面一股葡萄干特有的味道,让我们知道来到了葡萄干的故乡。

  然后去看了坎儿井,我第一次知道这中国古代的第三大奇迹:全长五千多公里的地下河渠。我只有发自内心的佩服:伟大。挖坟钻地的东西amy最喜欢了,可是论起还价购物,fanny却是第一号。我对这些兴趣不到,一个人坐在门口发呆。

  吐鲁番家家户户都有空调,据说温度太高,任谁也离不开。现在的气候倒是非常合适。施华不想吃饭。我们四个去吃夜市。很好吃的辣子鸡丁。这里的地比较干净,也许是旅游城市的原因吧!

  第十三天:10/5(吐鲁番-乌鲁木齐)

  吐鲁番出来直奔高昌古城,路过火焰山的时候一点感觉都没有。看来他的作用就是给坎儿井提供挡水。高昌古城我和施华没有进去,我买了顶毡帽得意洋洋的戴着,如今的中国,是个古迹就这么一围,弄些人就开始收钱,我早就死了游览之心。源远流长的文化如今真正传承的还有多少?

  为了乌鲁木齐久违的饭店,我们忍饥向回赶。风真大,路上卷起的沙铺天盖地,还有专门的告示说明注意横风。硕硕一下车就会被吹走的,全国牙防组一致认可了这种观点。

  进乌鲁木齐这段路美丽的出乎想象,也许是大家心情好的缘故。

  到了宾馆,放下行李。我们疯子一样的杀向必胜客。不管好不好吃,有人想念它已经很久了。酒足饭饱,大家把扎。

  好大的把扎,我没什么兴趣。看着几个小姑娘跟疯了一样的购物,大姐,买东西是要花钱的。施华反复的杀进去了好几次。消费指数不断创新高。谢天谢地,她们终于出来了。

  夜色已浓。忽然知道了闪闪三人的消息,她们正在赶回乌鲁木齐的路上。于是晚饭时间又推迟了。

  可惜我和施华的时间不多了,只好我们先回去。amy三人可以和闪闪她们会合了,呵呵。分分合合,合合分分,三国事也!托他们替我们问了声好,我们飘然而去。

  第十四天:10/6(乌鲁木齐-上海)

  师傅送的我们,六点对于乌鲁木齐还是太早了。飞机呼啸而上,望着下面阑珊的灯火,一阵的温暖。时间流逝了,还有记忆。

  后记

  以前写东西都是一气呵成,但这次拖了很久。直起身来,推窗感受扑面的夜凉。一回到上海,就再没有星星了。但为那深山中漫天的星光,也值得我辛苦多日了吧。远处传来缥缈的歌声,在这样的夜里,倍加感到难明的惆怅。

  相见不如怀念,淡淡的,就是这样了,那桃源一样的地方。


关键字: 乌鲁木齐 吐鲁番 布尔津 库尔勒 那拉提
在线评论

  验证码:验证码    匿名发表

联系我们
  • 新疆中旅假日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

  • 0991-267100018999981856
  • 0991-267200018099695348
  • 0991-267300018119118558
  • 0991-267400018935900901
  • 0991-267500018199909989
  • 0991-267600018119118557
  • E-mail:tour@xjlxw.com
  • 地址: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伊宁路89号新丰大厦A座7楼
旅游租车指南所有车型
丰田4500

丰田4500

淡季:¥1200-1500

平季:¥1500-1800

旺季:¥1800-2400

奔驰商务车

奔驰商务车

淡季:¥1000-1300

平季:¥1300-1600

旺季:¥1600-1900

7座别克商务

7座别克商务

淡季:¥1300-1500

平季:¥1500-1700

旺季:¥1700-1900

景点介绍所有景点
新疆阿勒泰五彩滩

新疆阿勒泰五彩滩

价格:¥50元/人

地区:阿勒泰地区

新疆伊犁那拉提草原

新疆伊犁那拉提草原

价格:¥95元/人

地区:伊犁州

新疆喀什艾提尕尔清真寺

新疆喀什艾提尕尔清

价格:¥20元/人

地区:喀什地区

出境,出疆旅游电话:0991-2671000 0991-2675000 0991-2310325 18999981856 新疆散客旅游电话:0991-2672000 0991-2673000 0991-2674000 0991-2676000

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12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