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服电话:400-099-2065

旅游产品分类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出游宝典 > 新疆旅游游记

瀚海千里行

新疆旅行网  时间:04-25  来源:  作者:  浏览

  从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首府库尔勒市南行,到我国最大面积的县---若羌,是一条漫长而艰险的道路。其间,不仅要穿过遮天蔽日的原始胡杨林区,还要涉过渺无人烟的洪荒大漠。千百年来,不知道有多少征夫、使者、商贾、僧人曾渴死在戈壁沙海,抛尸于莽原旷野!因此,这条骑着毛驴要走一个多月的千里古道一直被人们视为畏途。据说,在那黑暗的年代里,一些长年奔波于风沙之中的“骆驼客”,每当启程之日,莫不怀着诚惶诚恐的心情,沐浴再三,虔诚礼拜,祈求“胡大”保佑。同时,交代好身后之事,才挥泪告别亲友,踏上吉凶难卜的征程!然而,在一年前的秋天,我却沿着这条曾经“唯一死人枯骨为标志”的古老丝路,做了一次饶有情趣的长途旅行,留下了难以忘怀的记忆!

  在孔雀落脚的地方

  车出库尔勒,一条黑的发亮的柏油公路,把我们引到了绿洲深处的尉犁县城。进得城来,但见家家清泉,户户垂柳,一片片果园,一处处瓜摊,到处飘逸着浓郁的芳香。这座被人称作“半城流水一城树”的边塞小镇,虽说没有大城市的喧闹繁华,但那整洁的街巷,幽静的庭院,满城的绿树和盛开的鲜花,倒也别具风格,令人耳目一新。

  尉犁,又名渠梨,早在汉、唐时代,就以气候温暖,土地肥沃、水源充足、盛产鱼米而享有“塞外江南”的美名。尤其是那条绕城而过的孔雀河,不仅给这里的千顷良田、万亩桑园以自流灌溉之利,还给这块风光秀丽、物产丰饶的绿洲,涂上了一层魅人的神话色彩。

  相传,在古老的岁月里,这里原是一片没有水草,没有炊烟,连兔子也不拉屎的沙滩。有一天,一只美丽的孔雀飞到这里,就在这只孔雀落脚的地方,清清的泉水流出来了,绿绿的树木长出来了,到处开放着孔雀翎羽一样漂亮的花朵。渴望土地的穷苦百姓,纷纷迁到这块肥美的绿洲居住,建立起山明水秀的家园。没想到,这件事被邻近的一个国王知道了,他一心想把那只孔雀迷住,用金锁链把它锁在自己的御花园里,让孔雀给他带来无穷无尽的财富。但是,他派去捉孔雀的人,一走近孔雀,眼睛立刻就被孔雀的翎毛迷住了。国王大怒,决定亲自去捉孔雀。他用最毒的药炼了箭,执着最硬的弓,狠狠地向孔雀射了三箭。只听见天崩地裂的一声巨响,孔雀从云端跌了下来。国王驰马去追,孔雀却摇身一变,变成一条大河。汹涌的河水,卷起惊涛骇浪,一下子就把国王和国王的宫殿淹没了。人们为了纪念那只造福人类的孔雀,就把这条绿水漾漾、碧波荡荡的大河叫做孔雀河,把这块美丽富饶的绿洲取名尉犁,意为孔雀落脚的地方。

  从此之后,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各族人民,凭借着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,用勤劳的双手,生产出金色的稻谷、玉米,洁白的棉花、蚕丝,肥壮的骏马、牛羊和香甜的葡萄、西瓜、哈密瓜,使这里成为富冠南疆的“鱼米之乡”。又由于这里地处“丝绸之路”要冲,中西文化荟萃之所,因此,我国内地的音乐、舞蹈,天竺、波斯的音乐、舞蹈,都给当地人民以丰富的艺术滋养,使这里的人民创造出光辉灿烂的古老文明,成为闻名于天山南北的“歌舞之乡”。清代诗人施补华就曾以生动优美的笔触,描绘这里的田园景色之美和维吾尔族人民的能歌善舞,给我们留下了脍炙人口的诗句。他在《库尔勒旧城纪游》一诗中这样写道:“黄君哀我万里行,拉我晓过尉犁城。半城流水一城树,水边树下开园亭。夭桃才红柳初绿,梨花照水明如玉。窥人娇鸟绕花飞,留客回人煎茗熟。一髯闲静能胡琴,抱琴独坐林之荫。三十五弦猛挑拨,平地飞出波涛音。一髯悲歌歌屡变,掩抑苍凉泪如霰。不通其语揣其声,知含万古无穷怨。胡儿六岁能胡舞,两髯欣然助钲鼓。舞终旋转忽如风,惊落梨花不胜数......”面对眼前的风光,吟咏古人的诗句,仿佛有一双无形的巨手,牵动着我的万缕青丝,使我在陶然欲醉中,不禁对这孔雀落脚的地方,萌生一种难以割舍的留恋之情。于是,我们在县委招待所包下了一个房间。

  是夜,清风习习,爽适异常,一轮明月高悬太空,边城越发妩媚多姿。我信步走出住处,来到孔雀河畔。那银波闪跃,渔火跳动的秀丽景色,那一双双热恋的青年男女倒映在河中的身影,更是犹如醇厚的美酒,使我兴奋,使我沉思,使我为青年们今天的幸福而欢呼,使我为旧时流传的孔雀河畔的“塔依尔与左赫拉”的恋爱悲剧而泪下!

  传说中的塔依尔和佐赫拉,一个是宰相之子,一个是国王的公主,他们一起在孔雀河畔的一座宫殿里长大。不料,正当两位青年热恋的时候,宰相却因直谏而失宠,被暗地杀害了。宰相死后,国王便不许左赫拉再和塔依尔相爱。为了拆散这对恋人,国王就把塔依尔钉在一个木箱里,投进了波涛滚滚的孔雀河。木箱顺流而下,一直漂到孔雀河下游另一个国王的都城,恰巧被乘船在河中游玩的那国公主救起。年迈多病的国王,只有这么一个独养女儿,便想把塔依尔招为驸马,继承王位。可是,忠于爱情的塔依尔并不动心,他偷偷的跑回了自己的国家。乡亲们为了成全塔依尔的婚事,便乘国王强迫公主举行婚礼的日子,把塔依尔装进箱子里,当做进献公主的嫁妆,送进了后宫。誓死不与奸臣之子结婚的左赫拉,含泪打开木箱,朝思暮想的塔依尔站了起来。正当他们悲喜交集、诉说离别思念之情的时候,奸臣的儿子闯了进来,举剑就向塔依尔刺去。塔依尔被迫自卫,一刀击毙了奸臣的儿子。国王恼羞成怒,判处塔依尔死刑。左赫拉苦苦哀求,也被父王扼死在宫中。直到今日,孔雀河畔的巴依阿根山上,还有一座小小的坟丘。据说,那就是塔依尔和左赫拉饮恨九泉的地方。

  夜深了,人静了,我依然徘徊于孔雀河畔,倾听者醉人的涛声,追忆着古老的传说......

  

  沙漠中的奇遇

  几天过后,我们进入了被称为“死亡之海”的塔克拉玛干沙漠。举目远眺,一座座沙丘,一道道沙岭,犹如金色的长龙、斑驳的猛虎,偃卧在无边无涯的黄沙之上。阵风袭来,流沙滚动,又像是汹涌澎湃的潮水,掀起浪花飞溅的波涛。就在这连绵起伏的沙丘、沙岭上,一簇簇红柳,枝繁叶茂,花红似火,与蓝天、黄沙相辉映,构成一幅大自然中难得见到的奇景。我透过车窗,极目观赏沙海风光,忽然有一种豪情涌上心头,想高歌,想长啸,脱口吟出“黄沙西海际,白草北连天”、“大荒无飞鸟,但见白龙堆”的诗句,更觉天低野阔,气象万千。

  眼看就要驰出沙漠地带,不料汽车忽然抛锚,无法前进。于是,我们只好在这前不搭村后不着店的大漠之上,就地住宿。

  大沙漠的夜晚,万籁俱寂,几乎听不到一丁点儿声音,只有皎洁的月光给茫茫沙源镀上一层银辉。我躺在篝火边正要朦胧入睡,忽然从附近的沙丘传来一阵阵“嗡嗡”的响声,好像有人轻轻拨动琴弦,在演奏一支迷人的乐曲。

  “在这荒芜人烟的沙漠腹地,哪来的琴声呢?”我心中好生奇怪,便披衣坐起,侧耳谛听,那清脆的丝竹钟鼓之声,竟越来越响,益发悦耳动听。

  强烈的好奇心,驱使我一口气爬上50多米高的沙丘。放眼望去,除了缀满夜空的星斗眨着眼睛和宿营地的篝火不停的跳动外,一切都是那样安详,那样寂静。

  “真是会活见鬼了不成?”我望着眼前的一切,气的忍不住向足下的沙丘狠狠地踢了一脚。没想到脚起沙飞,顿时响起阵阵轰鸣,似击鼓,如敲钟,又像是低空盘旋的飞机马达声。我一连踏了几脚,都发出同样的声音。“啊,原来这奇妙的音乐,非出自乐师之手,而是流沙向下滑动发出的声音!”

  这一偶然发现,使我异常兴奋,急忙跑回营地,向同志们报告。正在篝火边赶写旅行日记的老吴,是一位见多识广的“老新疆”。他见我大惊小怪的样子,就对我说:“沙鸣是一种自然界的共鸣现象,没有什么稀奇,也没有什么神秘,他早已为人类发现,并对它做了科学的解释。”

  老吴的提醒,使我不禁想起古人的《嘉禾录》一书中记载的一个故事:唐朝的时候,洛阳的一座庙里,有一口磬常在夜里自己想起来,吓得庙里的方丈因此生了病。著名乐工曹绍夔是方丈的好朋友,听说方丈病了,去看望他。方丈就把庙里的磬会自己响的事说了。曹绍夔听了方丈的介绍,就用锉把磬銼了好几个地方。从此,那磬再也不会自己响了。方丈不明白是何道理,就去问曹绍夔。曹绍夔告诉他,磬的震动频率恰与寺外的一口大钟相同,因此半夜有人敲钟的时候,那磬就发生共鸣,自己响起来。我用锉将磬锉动数处,改变了它的频率,所以别人敲钟,它就不会响了。方丈听后,恍然醒悟,病也不治而愈。

  我将这一历史故事讲给老吴,老吴点点头,说:“沙鸣也是一样的道理,我国西北的戈壁沙漠地区,叫鸣沙山的地点很多。这些鸣沙山,常常随着温度,湿度和风速的变化,改变着自己的音响频率。当外界条件破坏了它的共鸣结构时,就会失去鸣声。据说,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县的一座鸣沙山,就因为人们在周围植树造林,破坏了它的共鸣条件,已有好几年不响了。沙鸣这种自然现象,是特殊的地质、地貌结构的产儿,并非什么鬼歌妖哭!”

  但确实有人曾把这沙鸣误以为是鬼歌妖哭。老吴说:“元朝的时候,马克。波罗东来中国,路过塔克拉玛干沙漠时,就曾发生过这样的误会。马克。波罗说,夜里在沙漠中行走,如有同伴掉队,你去寻找,就会听到鬼的说话声,那声音很奇怪,和同伴的声音一模一样。有时,鬼还会一再呼喊你的名字,使你一直寻声向前,最后因迷失方向而渴死在沙漠里。白天也能听到鬼在说话和吹吹打打的奏乐声,尤其是敲鼓的声音最为清晰。因此,就有人认为是埋在沙丘里的寺院,仍在击鼓鸣钟,是葬身沙山的女妖,仍在悲哀哭泣。”

  知识渊博的老吴侃侃而谈,不知不觉已是午夜时刻。由于明天还要修车赶路,我们只好重新躺下睡觉。可是,那奇妙的沙海乐音,仍在继续演奏,一直将我们送进甜蜜的梦乡。

  米兰古城情思

  从绿荫掩映的沙漠小镇---若羌县城东行,满眼都是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,大漠深处刮来的、几乎没有一点儿水分的干热风,又吹的人们头昏脑胀,口渴难忍。我闷坐在车中,暗自叫苦。

  没想到,车行70公里,前方出现一片郁郁葱葱的绿洲。那长长的林带,清清的流水,整齐的田畴,粉墙的农舍,犹如一座美丽神奇的蓬莱仙岛,漂浮于茫茫瀚海之中,不禁使人想起“海市蜃楼”幻影。然而,随着汽车的飞驰,那画面上的景物,不仅没有悄然逝去,反而变得越来越清晰了,甚至连行人飘动的衣裙,车马扬起的烟尘,也都渐渐地一一映入眼帘。这块翡翠般的绿洲,在很早很早以前,原是以渔猎为主的罗布人的故乡。后来,由于瘟疫蔓延,人畜死亡,剩下的一部分罗布人,不得不离乡背井,沿着塔里木河而上,一直逃到昆仑山下的玉龙喀什河畔,才最后定居下来。据说,现在和田地区的洛浦县,即由迁居到那里的罗布人而得名。清朝末年,虽然有一些生活在塔里木河下游和罗布泊北岸的阿布旦维吾尔人,搬到这里游牧,耕种,可是在1958年以前,这里仍是一个仅有几十户人家的戈壁荒村。直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于1965年在这里建立国营农场之后,昔日的荒凉景象,才发生了明显变化。如今,经过农垦职工16年的辛勤劳动,这里已是拥有3万亩耕地、1万头牲畜、1200亩果园的社会会主义新农村,每年为国家上缴利润150多万元。

  我们在花团锦簇、瓜果飘香的米兰农场吃罢午饭,就急着去米兰古城访问。汽车驶出田园似锦的绿洲,一座高大的古老城堡,巍然屹立在金色的沙滩之上,显得异常雄伟而庄严 。

  我欣喜若狂的跑向前去,乘兴登上城头,一城风光,尽收眼底。用夯土垒筑的城垣,略呈长方形,东西长六七十米,南北宽五六十米,四角建有坚固的望楼。西面的城垣,保存完好,那敞开的缺口,似是城门遗址。城内东部,一座高大的房舍,甚为壮观,可能为昔日官府的所在。南面有土台,高达十余米,台上立一根木竿,竿下堆积草束,俨然当年举燧警的烽火台。城的中心部分,地势较低,背面连着一阶梯形的大土坡。一座座用土坯修建的平顶小屋,依坡而筑,层层叠叠,错落有致。城东的古寺,城西的墓地,亦清晰可见。眼看着这满城的残墙断壁和遍地的陶器碎片,不由得使人想起它那曾经繁华一时的悠久历史。

  据《汉书·西域传》记载,公元前77年,疆域辽阔的楼兰古国,自罗布泊北南迁,并改名鄯善,王治耆泥城(今米兰古城)。汉昭帝应身为汉宫女婿的鄯善王蔚屠耆“其地肥美,愿汉遣一将屯田积谷”的请求,派司马率领汉军士卒,来到这里兴修水利,开荒造田,与当地人民一起,肩负起“负水担粮,迎送汉使”的重任。与此同时,汉朝政府还在这里设置“辅国侯”、“却胡侯”、“鄯善都尉”等官职,管理军政事务,从而保证了“丝绸之路”的畅通。继尉屠耆王之后,鄯善国的尤还王、尤还王二世和广利王,都一直与汉朝保持着密切友好的关系。随着边疆与内地的经济文化交流,当地的游牧民族,逐步走上以农耕为主的定居生活。地处中亚交通孔道的米兰古城,也发展为我国西北边疆地一座重镇。

  盛唐时代,米兰古城空前繁荣。东来西往的使者、将士相望于道,满载丝绸、茶叶、瓷器、珠宝的骆驼商队,络绎不绝,经济文化都已达到较高水平。1959年,新疆考古工作者在米兰古城发掘出土的“开元通宝”钱币等珍贵文物,就是这一历史的最好见证。

  唐朝末年,中原变乱,边疆失顾,西域各国也陷入纷争之中。地理位置极为重要的米兰,先后为吐谷浑和土藩所椐。宋代,国势不振,西顾边疆的能力远不如汉、唐,米兰也失去了昔日的繁盛。元朝崛起,远征大军从蒙古高原出大北道西行,米兰一带地方仅留下蒙古语的“罗布淖尔”之名,境况更加衰落。明代,又取名嘉峪关至哈密道通往边疆,不再经由敦煌、米兰,加之那时海运兴隆,横跨欧亚大陆的古丝道,渐被取代,米兰古城也就化为一座人迹罕至的荒城废墟了。

  然而,米兰古城并未从人类历史上销声匿迹。自19世纪中叶开始,一批批来自英、法、德、日、俄等帝国主义国家的“探险队”和“考古学家”,纷至沓来,大肆盗窃这里的地下文物。尤其令人一想起来就不能不痛心疾首的是,英国人斯坦因在米兰古城盗取的一幅2000年前的精美壁画,在西方展出后,立即震惊世界,被人称作“米兰天使”。从此,有着悠久历史和灿烂文明的米兰古城,便闻名海内外。而那个在我国新疆地区和甘肃敦煌掠走大量文物的斯坦因本人,也因此发迹,成为腰缠万贯的富翁和名噪一时的显赫人物!

  我久久地站立于古城城头,追寻历史足迹,思想的羽翼,又不禁飞腾起来。我仿佛看到了细君公主和解忧公主远嫁乌孙的车仗,正迎着漫天风沙,西出阳关大道,向西域而来;我仿佛看到了在天竺国求学归来的玄奘法师,正沿着昆仑山下的丝路,风尘仆仆地向长安城进发;我也仿佛看到了彭加木率领的科学考察队,正在米兰东面的洪荒大漠上艰难跋涉,最后不幸以身殉职!啊,米兰呀,米兰,你这神秘的古老城堡,千百年来,曾经牵动过多少人的心弦,又留下了多少人的血泪、汗水和足迹......

  新疆旅行网(https://www.xjlxw.com)编辑


关键字: 塔克拉玛干 孔雀河 库尔勒 鸣沙山
在线评论

  验证码:验证码    匿名发表

联系我们
  • 新疆中旅假日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

  • 0991-267100018999981856
  • 0991-267200018099695348
  • 0991-267300018119118558
  • 0991-267400018935900901
  • 0991-267500018199909989
  • 0991-267600018119118557
  • E-mail:tour@xjlxw.com
  • 地址: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伊宁路89号新丰大厦A座7楼
旅游租车指南所有车型
丰田4500

丰田4500

淡季:¥1200-1500

平季:¥1500-1800

旺季:¥1800-2400

奔驰商务车

奔驰商务车

淡季:¥1000-1300

平季:¥1300-1600

旺季:¥1600-1900

7座别克商务

7座别克商务

淡季:¥1300-1500

平季:¥1500-1700

旺季:¥1700-1900

景点介绍所有景点
新疆阿勒泰五彩滩

新疆阿勒泰五彩滩

价格:¥50元/人

地区:阿勒泰地区

新疆伊犁那拉提草原

新疆伊犁那拉提草原

价格:¥95元/人

地区:伊犁州

新疆喀什艾提尕尔清真寺

新疆喀什艾提尕尔清

价格:¥20元/人

地区:喀什地区

出境,出疆旅游电话:0991-2671000 0991-2675000 0991-2310325 18999981856 新疆散客旅游电话:0991-2672000 0991-2673000 0991-2674000 0991-2676000

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123号